欢迎访问:大香蕉大香蕉最新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友情提醒:因为经常被墙,请各位亲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www.9991yy.com   www.9992yy.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甜心求求你爱我】2-完-

「凭我现在的身分是安亦尧的老婆,就算是下堂妻,我也得到他了呀!而你
呢?恐怕连当下堂妻的资格都没有呢!所以现在才会像丧家之犬狂吠呀!」谷恬
馨不冷不热地反讽回去。
  「你……」唐茵茵被堵得说不出话来,气得连连跺脚。「尧,你看她啦!她
欺负我!」
  安亦尧淡淡一笑,「茵茵呀,你这样骂我老婆,也就是说……我也是杂种、
贱人罗?」
  没想到他会帮谷恬馨说话,唐茵茵不禁一愣。为什么?他之前不是抛弃谷恬
馨了吗?那干嘛要帮她说话?
  「我、我又不是骂你……」唐茵茵嗫嚅著,眼眶因委屈而微红,楚楚可怜的
模样让人不忍斥责。
  可安亦尧早摸透她的把戏了,和唐茵茵一起长大,她是什么个性,他会不了
解吗?一旦情形不利於她时,她就会摆出可怜欲泣的模样好博得同情,这招对他
可没用。
  「茵茵,你骂她就等於骂我。」俊庞噙著笑,可黑眸却泛著冷意,因为偎在
他怀里的女人正在发抖。
  虽然她的气势嚣张,一点也不落居下风,可是轻颤的身体却告诉他,唐茵茵
的话伤到她了。
  虽然她隐藏得很好,可他还是看到她眸里一闪而逝的痛,那抹压抑的情绪让
他的胸口一抽。
  虽然这女人常常让他火大,可他早习惯看她跋扈的模样,她那种隐藏的脆弱,
让他看了很闷,一点也没有开心的感觉。
  原本观战的兴致顿时消失,看著唐茵茵的目光冷冽起来。
  「我、我……」唐茵茵咬著唇,没错过安亦尧眸里的冷意,这是他第一次对
她这么凶。
  以往她再怎么要任性,安亦尧都会笑笑地容忍她,可这次竟为了这个贱人凶
她?
  她不禁忿忿不平起来,对谷恬馨的恨意更重,可小脸却仍然一副委屈样,
「对不起嘛!我知道错了。」她放软姿态,可怜兮兮地道歉。
  「你该道歉的对象不是我。」安亦尧淡淡开口。
  唐茵茵咬牙,知道安亦尧的意思,她眨著泪眼,为了不让安亦尧生气,她忍
下心里的不愿,向谷恬馨开口。「对不起。」语气不甘不愿。
  谷恬馨没说话,看也不看她一眼,转身上楼。
  「恬馨。」安亦尧皱眉,跟了上去。
  「尧!」见安亦尧就这么丢下她,连理也不理她,却去追谷恬馨,唐茵茵气
愤地握拳。
  见散场了,一旁的小安耸耸肩,拉开玻璃门,离去前,他看向气得直发抖的
唐茵茵,嘲弄地开口。
  「小姐,别看了,再怎么看,人家的老公也不会变成你的。」丢下这句话,
他就拍拍屁股走人。
  「可恶!」唐茵茵气得直跺脚,竟然连个陌生人也敢笑她。「都是那贱人的
错!」
  要不是她,安亦尧也不会凶她,她也不会莫名其妙被当笑话看!
  「谷恬馨!我绝对不会让你称心如意!」
  该死的贱人,她绝不会让她抢走她的男人,安亦尧是她的!
                第八章
  那女人脾气那么差,对他从没有好脸色,个性嚣张到极点,没几句话就能惹
得他一肚子火。
  论姿色,她是长得不错啦!可跟他碰过的那些尤物相比,简直是个乾扁四季
豆。怎么比,她都很逊色!
  他会缠著她,只是因为好玩、有趣,因为她的态度让他火大,他才会逗她、
惹她,让她尝尝他的手段。
  等他玩腻了,签下离婚协议书,挥挥衣袖,他就可以大摇大摆地离开,将她
抛在脑後。
  安亦尧是这么计画的,他觉得谷恬馨根本就不会是个问题,可该死的……她
现在却成了问题!
  一开始的捉弄心情变了调,他竟在乎起她,竞对她生了怜惜,这种感觉还是
第一次。
  他竟见不得她难过,见她忍著伤心故作坚强的模样,他竟有股冲动想将她用
力拥进怀里,想告诉她,不怕,她还有他,他会一直陪在她身边。
  见鬼了!他怎会有这种恶心的想法?
  安亦尧惊骇极了,他无法接受,不可能的!他绝对不可能对她……不可能的!
  「尧!」唐茵茵一进店里就见安亦尧阴沉著一张脸,这样的他,她还是第一
次看见,不禁有点害怕。
  安亦尧扬眸,看向她。
  安亦尧吻著唇,听著唐茵茵的呻吟,她的身体柔软,曲线妖娆,堪称个尤物
……可他却没有任何反应!只觉得不对。
  这张小嘴不对,没有谷恬馨的香甜,就连呻吟也不对,他记得谷恬馨的娇啼,
像裹著糖丝,让他听了下腹疼痛难耐。
  就连手掌碰触的肌肤也不对,少了那种奶油般的细腻,而唐茵茵身上的人工
香水,也让他很厌恶。
  他比较喜欢那种淡淡的柑橘香,那是谷恬馨身上的味道……
  「该死!」安亦尧低咒,他推开唐茵茵,恼怒地爬梳著头发,俊庞有著前所
未有的焦躁。
  见鬼了!就连碰别的女人也没有任何感觉,脑海里想的都是她,该死!他是
哪里有问题?
  「尧!你怎么了?」突然被推开,唐茵茵娇喘著,爱娇地贴向他,小手轻抚
著他的胸膛。「怎么停下来了?继续嘛……」
  「茵茵……」安亦尧不耐地抓住她的手,眼眸一扬,却意外地看到谷恬馨站
在玻璃门外,他一愣。她在门外站了多久?
  「尧,怎么了?」唐茵茵也跟著转头,看到谷恬馨,她扬起下巴,得意地笑
了。
  「啊?她的脸色好难看,该不会全都看到了吧?」唐茵茵娇声嚷著,身体却
更贴向安亦尧,眼眸睨著谷恬馨,示威的意图十分明显。
  安亦尧没理会她,只是抿著唇,定定地看著谷恬馨。
  然後,他看到她转身跑离,他下意识地想上前追她,但却强制压住这个念头。
  追什么?有什么好追的?追上去他又要干嘛?跟她解释吗?有什么好解释的,
他亲唐茵茵是事实,而且他也毋需对她解释什么!
  他这么告诉自己,可心情却更恶劣了。那张惨白的小脸一直在他脑海萦绕不
去,活像是他做错了什么,活像是他对不起她。
  可该死的,他有什么好对不起她的?安亦尧烦躁地拨著头发,整个心焦躁不
已,早失了平常的冷静,那女人,让他的心整个乱了……
               *****
  「那该死的色胚!混帐王八蛋!他把我的店当什么?旅馆是不是呀?竟然和
唐菌茵摸来摸去、吻来吻去的!那么饥渴不会去开房间呀?」
  谷恬馨抓狂地大吼,想到在门外看到的画面,她整个火气就上来,「安亦尧!
你这个下流胚子!混帐王八蛋!阴阳怪气的七十八男!」
  她大吼,气得想杀人。她快被安亦尧给搞疯了!她搞不懂他在想什么,甚至
摸不透他的一举一动,反而像个白痴一样,被他耍得团团转。
  之前,他是动不动就惹她生气,而这几天他却阴阳怪气的,对她爱理不理的,
就连说话的口气也很冷,让她整个很不能适应。
  偶尔,她会发现他用奇怪的眼神看她,那注视太过灼热,让她心慌意乱,可
才一下子,他却又撇开视线,对她视而不见。
  他的态度让她摸不著头绪,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惹到他了。
  可不对啊,以他之前的手段,她要真惹他不爽,他只会小心眼地报复,而不
是这种冷淡的态度。
  这样的他,让她好不习惯。
  比起来倒是那个恶劣的他好相处,至少他会逗她,会跟她说话,而不是这样
理也不理……
  「可恶!安亦尧!你到底想怎样啦?」她烦得尖叫。
  「谷恬馨!我才想问你想怎样!」一名女人痛苦地掀开床被,她披头散发,
脸色发青,两颗眼睛挂著大大的黑眼圈,火大地瞪著谷恬馨。「你是怎样啦!大
白天的来我家大吼,要吼不会回去你家呀!」
  「我不想回去!」想到在店里看到的那画面,她就很抓狂。
  那色胚!该死的臭男人!她诅咒他下面烂掉啦!
  「干嘛不回去?伯遇到那对奸夫淫妇?」女人翻白眼。「小姐,那是你家耶!
要滚也是他们滚,不是你滚吧?」
  谷恬馨闷著脸,不说话。
  见状,女人抓著头发,没好气地开口。「奇怪,你不是一直闹著要和你老公
离婚?这下好啦,你老公和别的女人搞上了,这表示你有离婚的机会了,就算他
不离,你也可以用抓奸这个理由逼他离婚呀!」
  谷恬馨一样不说话。
  「谷恬馨,你哑巴呀?」女人不耐烦了。
  「小芙,你不懂。」咬著唇,谷恬馨闷闷开口。
  「不懂什么?」单小芙皱眉,她审视著谷恬馨脸上的表情,「恬,你该不会
喜欢上你老公了吧?」
  谷恬馨没说话,可是却也没否认。
  单小芙挑眉,从床头拿了根菸点燃,「对了。」她吐了口菸,想到了一件事,
看著谷恬馨,她狐疑地眯眸。
  「听说前几天你在小酒馆醉倒了,让你老公背回去,奇怪了,我记得上一次
我和你喝酒,一瓶高梁被你喝光,你脸色变也没变,走路还稳的很。」这样的好
酒量会被几瓶啤酒灌醉,打死她也不信!
  谷恬馨眨著眼,眼眸微微闪烁,小脸无辜地看著单小芙。「是吗?我怎么没
印象了。」
  见她装傻,单小芙也不破她梗,只是不懂地皱起眉头。「恬,你在玩什么把
戏?」
  「我能玩什么把戏?」谷恬馨笑得无辜,想混过这个话题。「小芙,你想太
多了。」
  咬著菸,见她还在装,单小芙撇唇。「好,我想太多了,那什么都不必谈了,
慢走,不送。」她挥手赶人。
  「我……」
  「这是我家。」不给她开口的机会,单小芙懒懒开口。「我有赶人的权利,
同样的,你也有,你家有对狗男女可以让你赶。」
  谷恬馨咬著唇,知道她若没说出原因来,眼前这女人真的会不甩她,而且马
上把她赶出门。
  犹豫了好一会儿,她闭上眼,开口说出心里的秘密,「我、我的心里一直有
个人!」
  「哦?」单小芙挑眉。
  谷恬馨深吸口气,声音低低的。「他在我心里很久很久了,以前我只能远远
看著他,他和我的世界差太远了,我从不敢奢望会有跟他在一起的一天,可是…
…人生却是这么奇妙。」她扯出一抹笑。
  单小芙没插话,静静听著。
  「我嫁给我喜欢的人,可是他不要这个婚姻,即使嫁给他,我还是只能远远
看著他,然後……唯一一次有机会与他接触,却是要亲手签下他拿来的离婚协议
书。」
  她不要!她不要就这么离婚!
  她想与他相处久一点,所以她装作不认识他,装出讨厌他的模样,试图引起
他的注意。
  就算她只是个过客,至少,她想偷点回忆。
  可是,人是贪心的,她渴望的愈来愈多,尤其见他似乎愈来愈在意她,她不
禁窃喜,暗想他有没有可能会喜欢上她……
  她下了一步险棋,拿自己的感情当赌注,就算会受重伤,她也管不了那么多
了。
  「恬,你在玩火。」大概猜到她的做法,单小芙不赞同地看著她。「要是安
亦尧没爱上你呢?最後还是离了婚,那你怎么办?」
  「没关系,至少我试过了,至少我有与他相处的回忆,这样就够了。」谷恬
馨说服自己。
  「是吗?那你怎么不敢回去?」单小芙却戳破她心里的不安。「你是怕你回
去,而他却不在了,是不是?」
  抿著唇,谷恬馨紧捏著手心。
  「你害怕面对,所以才不敢回去,可是就算你一直窝在我这里,会走的人还
是会走,逃避解决不了问题的。」单小芙毫不留情地说出谷恬馨心里的恐惧。
  知道自己被看透了,谷恬馨扯出一抹苦笑。
  「我知道。」她懂,她当然懂,可是虽然明白,她却还是胆小地不敢去面对。
她摸不透他,不知他是否有对她心动。
  见他对小安吃醋,她以为他有一点点喜欢她,为此,她窃喜不已,可是,听
到他还是说要离婚,她的心又凉了。
  她想,他的吃醋,只是男性自尊作祟,并不是喜欢。
  而看到他和唐茵茵亲热的画面,她又气又痛,他可以这样亲别的女人,就代
表她对他而言……根本什么都不是!
  他心里要有她,就不会亲唐茵茵了。
  看著谷恬馨难过的表情,单小芙叹气。「恬,这世上又不是只有安亦尧一个
男人,你别那么死心眼。」
  「我知道。」谷恬馨点头,咬著唇,她下了决定。「我回去了。」
  再怎么躲,她还是得面对现实,那就长痛不如短痛吧!
  「要我陪你吗?」单小芙不放心。
  「不用了。」谷恬馨轻轻摇头,「我可不想失恋给你看。」她说笑,可脸上
的笑却很难看。
  「我会准备好高梁的。」单小芙拍拍她的肩。
  谷恬馨勉强笑了笑,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他,还在吗?
  踩著沉重的步伐,谷恬馨一步一步地走著。
  她走得很慢,可再慢总会走到目的地。
  然後,她停住脚步,和前面的男人对上眼。
  看到她,安亦尧面无表情,目光冷淡,手插著口袋,淡淡勾唇,「回来啦?」
他问,可态度却隐含疏离。
  「嗯!」谷恬馨察觉到了,她瞄向他身边的车子,心里已经有底了。「你要
走了。」
  「嗯!」安亦尧从车子里拿出牛皮纸袋。「这给你。」
  看著牛皮纸袋,她知道里面是什么,抿著唇瓣,她伸手接过。
  「你不是一直想离婚?如你愿了。」他淡声说道。
  「是呀!真开心。」她勉强扯出笑容,扬眸与他对视,「终於可以不用再看
见你了。」
  安亦尧抿唇,没说话。
  「尧!行李整理好了,我们可以走了。」唐茵茵从房子里走出,亲密地抱住
他的手臂,看向谷恬馨,也看到她手上的牛皮纸袋,得意地笑了。
  「呵,尧四年前都不要你了,你以为四年後会改变吗?」哈,她看这女人还
能跩到哪去?
  谷恬馨没回话,目光一直放在安亦尧身上。
  安亦尧别开眼,不再与她相视,迳自上了车。
  「谷恬馨,看来这次的输家是你呀!」唐茵茵呵呵笑著,也跟著上车。
  看著车子远离,谷恬馨慢慢垂下眼,她紧捏著手上的牛皮纸袋,隐忍许久的
泪在纸袋上晕开。
                第九章
  「该死!」
  安亦尧焦躁地关掉电脑,像头狂怒的狮子,挥手将桌上的文件全部扫落,俊
庞凝著一抹阴沉。
  半个多月了,他的心情一天比一天差,情绪也一天比一天烦躁,一不小心,
脑海就会浮现那抹不该有的身影。
  他不想去想,却控制不住自己。
  一闭上眼,就想到她从他手中接过离婚协议书的表情,虽然在笑,可她的脸
色好难看,他几乎以为她快哭了。
  可没有,她甚至直勾勾地看著他,在她的注视下,他几乎有股冲动想把离婚
协议书抢回来。
  那女人干嘛用那种眼神看他?
  她不是一直想离婚吗?他如她愿了,她干嘛一副受伤的模样,好像他对她做
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一样?
  他又没对不起她,他如她所愿了不是吗?
  可该死的,他就是忘不了她那时的神情,她让他变得焦躁,整个情绪起伏不
定,再也找不回以往的从容。
  胸口里一直荡著陌生的涟漪,那种感觉让他慌了,他不想面对,直觉地逃离
了。
  他想,只要远离她,和她切断所有关系,那他就能恢复正常,继续过他潇洒
自由的生活。
  他和女人约会,每一个都是迷人的性感尤物,妖娆动人得足以让男人臣服,
是他喜爱的类型。
  可他却不如以往般投入,听著那些娇滴滴的声音,他想到的是另一个软软的、
有点甜的嗓音;看著那—张张浓妆艳抹的容颜,他想到的是—张脂粉末施却清丽
无瑕的小脸。
  他和女人调情说笑,却想到和她斗嘴时,她被他气得哇哇叫,对他吹胡子瞪
眼睛的情形。
  而一如往常的,他和别的女人上床,却该死的一点兴致都没有,什么都没做,
他就离开了。
  他逃离她,以为时间可以带走他一时的错觉;可不但没有,他反而无时无刻
想著她,像中了毒,无法自拔。
  见鬼了!她根本就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先不论脾气,单长相就不合格了,他
喜欢那种性感美丽的女人,她呢?既不性感,长相也只是清秀而已,至於身材,
跟他有过的女人相比,就跟小孩没两样。
  他怎么可能会喜欢她?怎么可能对她心动……
  「怎么?谁惹到安太少爷了?」安老太爷站在门口,看著地上的狼藉,没好
气地冷哼。
  这小子回来後,整个人就阴阳怪气的,脾气差到极点,脸色也很阴沉难看。
  他这模样让安家人惊讶,从小到大,也没看他这样过,他向来自信从容,这
副狂暴的样子倒让安老太爷威到兴味了。
  而且,他叫臭小子拿离婚协议书给恬恬签名,他却在那里待了快一个月,回
来後就变成这副怪模样。
  他问恬恬发生什么事,恬恬却也闷著不说,这小俩口是发生什么事呀?
  安亦尧没说话,冷著俊庞,也没兴致跟老头吵,此刻他只觉得烦。
  见状,安老太爷摇头。「你和恬恬是怎么了?看你在她那里待那么久,我还
以为你们至少会……」他顿了顿,又叹口气。
  「算了算了,我老了,管不了你们这些年轻人了,随你们吧,拿去吧!」他
将纸袋丢到桌上。
  安亦尧看向纸袋。「这什么?」
  「你不会自己看。」
  安亦尧抿著唇拿起纸袋,抽出里头的东西,然後眼角微微抽搐,瞪著「谷恬
馨」那三个字,手指不由得用力。
  很好,她签字了,从今以後他和她再也没任何关系了,他自由了,可以去过
他风流浪荡的生活了。
  「也好啦,恬恬还那么年轻,她又长得那么甜,随便就能找到好男人了,搞
不好呀,过阵子,她就会跟我说她交男朋友了。」看著孙子难看的表情,老太爷
故意说著。
  「有了男朋友,交往久了,她就会结婚,唉……我一定要催她,至少在我有
生之年也要亲手抱抱她生下的孩子,最好生女孩,长得跟恬恬一样,一定是个漂
亮小公主。」
  那刺耳的话一句接一句传进安亦尧耳里,让他想到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书
面,那男人会抱她、吻她、和她欢爱,他可以拥有她爱娇的笑容,得到她甜美的
依偎……
  手上的离婚协议书立即被他激动地捏皱了。
  老太爷瞄了他一眼,又摇头叹气。「随你啦,你要去国外就去吧,我也不挡
你了,反正你都和恬恬离婚了,你自由了,没有这桩讨厌的婚姻绑著你啦,你开
心了吧?」
  开心?不!他一点也不开心!
  安亦尧咬唇,将手上的离婚协议书丢到地上,跨步走出书房。
  看著被孙子揉成一团的离婚协议书,安老太爷呵呵笑了。
  「老伴,你笑什么?」安老夫人走进书房。「刚刚看小尧冷著脸怒气腾腾地
开车出去,怎么了?你们爷孙俩又吵架啦?」
  「哈哈,老婆子,我跟你说……」老太爷笑得得意,急著和妻子分享他的喜
悦。
  看来,他的心愿快要达成啦!
               *****
  谷恬馨签了字,将离婚协议书寄了出去。
  她知道,她和他的关联从她签下字的那一刻起就消失了,变成了两条不相干
的平行线。
  她赌输了,最後还是无法让他爱上她。
  终究是奢求呀!
  「恬,你还好吧?」小安一脸担心地看著谷恬馨,从安亦尧离开後,她就闷
闷不乐的。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开始还以为只是单纯的夫妻吵架,可半个月过去
了,那个安亦尧都没出现,而恬恬也变得不爱笑了。
  她常常发呆、失神,有时还会红著眼睛开店,问她怎么了,她也总是笑著摇
头。她不说,旁人也没辙,只好默默关心她。
  「嗯?」谷恬馨抬头,淡淡一笑。「我很好。」
  「你的笑容一点都没说服力。」小安摇头,「你看你,这半个月来几乎瘦了
一圈,是怎么了?那个安亦尧欺负你吗?」
  听到安亦尧的名字,谷恬馨的心不由得痛了一下,勉强笑了笑。「我跟他没
关系了。」
  「没关系?」小安皱眉,不解地看著她。「什么意思?」
  「我前几天把离婚协议书寄出去了,所以我现在是自由身了,怎样?想追我
吗?」她打趣。
  见她说笑,可小安还是看到她眼里闪过的难过,他没点破,伸手揉著她的头。
  「好,那什么时候跟我约会?」他看著她,俊秀的脸庞跩跩的。「我可以为
了你放弃整座花园哦!」
  「呵!」谷恬馨被他逗笑了,她抱住他,「小安,你真好!如果我爱的是你
就好了。」
  她说笑著,眼眸幽幽的,即使声音轻快,即使扯出笑容,可她的心却一点也
笑不出来。
  他走了,可却好似也带走她的灵魂,她不再开怀,无法真正地笑出来。
  她以为就算不能让他爱上她,可至少能拥有与他相处过的回忆,这样就能满
足了。
  也许以後,她会爱上别的男人,可是她会一直记得他,他会一直在她心里的
某个角落,她想,她这样就满足了。
  可是……她错了,跟他相处过,她的心坠得更深,他的一切绕著她,曾得到
过,让她无法面对失去。
  这半个多月来,她无时无刻不想著他,心随著每一次思念而抽痛,那跟远远
看著他的甜蜜不一样,她真实地尝到了失去的痛苦。
  胸口的痛让她痛哭,早知道失去的感觉这么痛,她当初就不会主导一切,那
么,她现在就不会这么难过了。
  她一样可以快乐地笑,开心地生活,可以继续远远地看著他,而不是尝到心
碎的滋味……
  察觉到她的悲伤,小安抱住她,然後眉头皱起。「想当我女朋友就把自己养
胖一点,你看你,都没胸了还吃那么少,我对狗骨头可没兴趣。」他语带嫌弃,
可谷恬馨听得出他的关怀。
  「小安……」她抬头,神情却突然僵住,怔怔地看著前方。
  「怎么了?」小安也跟著看去,俊秀的脸立即沉下。
  安亦尧站在门口,俊庞冰漠,黑眸却跳著怒火。
  他开车到小镇,到时已经是晚上了,原以为她会在家,可灯却是暗的,他正
在想她会去哪,没想到却看到她和小安在一起。
  他看著他们亲昵的举止,看到她抱住小安,他的拳头立即紧握,差点想街上
前痛扁那个该死的臭小子!
  「放开她。」安亦尧冷冷开口,目光看向小安。
  小安挑起好看的眉,毫不畏惧安亦尧迫人的气势,反而挑衅地开口。「我为
什么要听你的?恬恬不是跟你离婚了吗?她现在是自由之身,你可没资格管我和
她的事,倒是你这个前夫来找恬恬做什么?」
  安亦尧眯起黑眸。「这是我和她的事。」
  「恬恬的事就是我的事。」小安扬起笑容,亲昵地将谷恬馨拥入怀里。「恬
恬可是我未来的女朋友呢!」
  安亦尧轻易地被惹火,尤其看到谷恬馨竟乖乖被小安抱著,压抑的怒火立即
涌上,上前用力将谷恬馨拉向自己。
  「嘿!你做什么?」小安伸手要阻止。
  「小安!」谷恬馨出声,她咬著唇,对小安摇头。「没关系,你先回去,我
可以处理。」
  「恬。」小安皱眉,但从小一起长大,他明白她的个性,只能无奈点头。
  「你自己小心,他要敢对你怎样,你就大叫,反正後山的土那么多,够埋个
人了。」他警告地看了安亦尧一眼,才转身离开。
  「你来做什么?」谷恬馨咬著唇,她没想到会再看到他,她以为他再也不会
出现在她面前了。
  「你和他去哪里?」没回她的话,安亦尧反问她,低沉的声音隐藏著丝丝怒
火。
  她和他离婚了,就马上和小安那么亲热,怎么?她对他一点都没有留恋吗?
  那为何当他拿离婚协议书给她时,她要用受伤的眼神看他,她那眼神让他几
乎以为……她是爱他的。
  「不关你的事。」她绕过他,快步走向屋子。听到身後的脚步声,她知道他
跟在她身後。
  她不懂,他为何出现?
  他不是选择和唐茵茵离开吗?不是把协议书给了她吗?她都签字了,他为何
还要出现?
  她已经忘不了他了,他还要再来扰乱她的心吗?
  「你和他在一起了?你答应做他女友了?才签下字,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他口不择言地嘲讽。
  「安亦尧!」站在门口,谷恬馨转身瞪他。「就算我和小安在一起,关你什
么事?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说这些话?」
  不要她的人是他,他凭什么责骂她?
  「别忘了你现在不是我丈夫,是前夫!」她强调最後两个字,拿出钥匙,快
速打开门。
  门一打开,她快步走进,立即想将门关起,谁知他却伸手挡住门板,不让她
关门。
  「安亦尧,你想做什么?」敌不过他的力气,谷恬馨气急败坏地看著他。
「我离婚协议书都寄给你了,你还想怎样?」
  安亦尧没回答,眸光深沉地看著她,「所以,你和那小子在一起了?」
  该死!他不许,他绝不准她和那该死的小子在一起!
                第十章
  安亦尧粗鲁地吮咬著唇瓣,一碰到她,他的理智全消,只想将她用力箝进怀
里。
  他不得不承认,他想她,这半个月来,他无时无刻不想她,她占据了他全部
心神,让他忘不了她。
  首次,他为一个女人心慌意乱,焦躁易怒,她之所以轻易惹怒他,不就因为
他在意吗?
  若不是因为在乎,他怎会轻易被她惹火?怎会在意她有别的男人,甚至像个
幼稚小鬼搞破坏?
  何时动了心,他不知道,可当他发现时,已来不及了。
  他咬著她的唇,眸光灼热,大手粗鲁地扯开她身上的衣服,往上掐住一只绵
乳。
  谷恬馨轻喘著,推拒的小手在他的吻下渐渐转弱,她根本无法抗拒他,而且,
她好想好想他……她好渴望他……
  探出粉舌,她回吻他,热情地与他唇齿交缠,她渴望他的气息,小手急切地
扯著身上的衬衫。
  她的回应如火,烧灼著他,粗鲁的吻转为狂野,握著嫩乳的手掌恣意揉弄,
乳尖在粗糙的掌心滚动,缓缓硬挺绽放。
  而他的膝盖则顶进柔润腿心,隔著蕾丝小裤压挤著花心,没一下子,湿润就
已弥漫,她的热情足以满足任何一个男人。
  玩坏她吧!她的身体透露出这个讯息。
  扭摆著娇臀,她低头咬住他的肩颈,一口一口咬著,在他身上留下重重的咬
痕。
  「唔!」疼痛刺激了他,热铁进出得更狂烈,似想将柔美花器撞坏般,每一
次都狠狠贯穿。
  两人粗喘著,他仍在她体内,而她则虚软地将螓首贴在他肩上,小脸泛著欢
爱後的嫣红。
  「放开我。」谷恬馨低声说著,从情欲回到现实,她的心更乱了。
  跟前夫发生关系,她这辈子都没想过自己会做这种事。
  他简直是她的克星,她轻易就惨败,上一刻对他生气,下一秒就臣服在他怀
里遗落在他身上的心,怎么也讨不回来。
  「不放。」看著她懊恼的神情,安亦尧缓缓勾唇,抱著她的这一刻,心荡漾
的是无比的满足。
  唉!看来他得认了。
  「那张离婚协议书不算数。」欢爱後的声音有点沙哑,却极性感。「因为它
被我撕烂了。」
  「啊?」谷恬馨愣住。
  「而且……」他用力吻她的唇。「我发现我爱上你了。」
  「啊?」什么?!
  看她傻愣愣的,他懒懒挑眉。「我保证我绝对比那个叫小安的小白脸好,你
要不要来爱我?」
  啊?他在说什么?
  「好不好?」他对她扬起一抹极俊美的笑,声音带著诱惑。「恬馨,求求你
爱我吧!」
  啊?他求她爱他?!
               *****
  他说他爱她,而且,还求她爱他?
  谷恬馨觉得自己在作梦,不然就是安亦尧心血来潮在玩弄她。
  因此,她没有回答他的话,她不敢相信,也不敢回应,更不敢告诉他,其实
她已经爱他很久很久了。
  她的心乱著,总觉得像踏在云端,随时会往下坠。
  「恬馨,你再用这种眼神看我,我怕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把你吃掉。」安亦尧
在她耳畔暧昧低语。
  谷恬馨回神,看到他那邪气的神情,小脸不禁泛红,羞恼地瞪他一眼。
  「你在胡说什么!」她轻骂,紧张地看著左右,怕旁边的人听到他刚刚的的
话。
  现在镇上正在开镇民大会,全镇的人都在广场集合,而镇长则站在台上说话。
  「没办法呀!谁要你一直看著我发呆。」安亦尧一脸轻佻,玩味地看著她。
  「你在想什么?」她刚刚看他看得很入神,而且注视他的眼神充满迷惑与淡
淡的迟疑。
  他知道她在想什么,她不相信他的话。
  从他说爱上她的那天起,他就死皮赖脸地缠在她身边,很努力地想让她爱上
他。
  他有自信,她爱上他会是迟早的事。或者,她的心里早已有了他,不然,她
也不会让他住在她家,睡她的床。
  而在她以为他没注意到时,她总是偷偷看著他,神情有著迟疑,也有著一丝
畏怯。
  她在怕什么?怕爱上他吗?
  「没什么。」不敢对上他精明的目光,谷恬馨别开眼。
  「是吗?」安亦尧可不信,他抓住她的手,亲昵地放到唇边啃咬。「恬馨,
我发现你常常偷偷看我。」
  「我哪有?你别这样,放手啦!」谷恬馨红著睑,困窘地瞄了四周一眼,这
家伙知不知道旁边很多人呀?大庭广众的,竟对她做这种调情的动作。
  「说谎!」安亦尧不放过她,见她一脸紧张,反而更想逗她,舌尖挑逗地舔
过她的手指。
  「恬馨,你什么时候才肯爱我?」黑眸诱惑地勾著她。「还是……你已经爱
上我了?」
  「我、我……」谷恬馨被他逗得脸红心跳,整个人不知所措起来,尤其四周
都是人,怕被人发现她这边的情形,她整个人更紧张了。
  「还是你不相信我爱你?」这话一出,看到她脸色微僵,安亦尧知道自己说
中了。
  「难道我最近的表现还不够好吗?」他控诉地看著她。「你看,我每天缠在
你身边,也没去乱把妹,眼里只有你一个,晚上还很拚命地满足你,这样还不够
让你相信我对你的爱吗?」
  「你小声一点啦!」谷恬馨被他的话惹得又羞又恼,「明明是你一、直缠著
我不放,我又没叫你满足我!」
  不对,她不是要说这个啦!
  「没吗?你确定你没用你修长的双腿缠著我,一直叫我快一点吗?」安亦尧
皱眉。「不只这样,你昨晚还……」
  「喂!下面那一对,要不要我把麦克风交给你们两个,让你们好好聊聊『昨
晚』的事?」台上的镇长大人受不了地开口了。
  不知何时,整个广场早已安静下来,而且悄悄靠近他们,每个人的眼神都带
著暧昧。
  谷恬馨的脸当场烧红如火,完了!她真的不用见人了。「都是你啦!」她气
得用力拍打身边的男人。
  安亦尧挑眉,俊庞勾著笑,也不觉得丢脸,反而大方地朝镇长伸出手。「好
呀!麦克风拿过来。」
  「安亦尧!你疯啦!」谷恬馨瞪大眼,见他还真的拿过麦克风,怕他真的又
说那些丢人的话,她气得尖嚷。「安亦尧!你敢再说那些混……」
  「我是真的爱你。」
  谷恬馨霎时一愣。
  对著麦克风,安亦尧认真地看著她。「我知道我有前科,把你丢在教堂,又
风流了四年,让你看到我和唐茵茵亲热,还丢给你离婚协议书……嗯!我真的很
差劲。」他自己承认。
  「不过,我那时是真的慌了,我不敢相信自己会爱上你,你也知道,比起我
之前的女人,你实在是……咳咳!」他不好说得太明。
  旁边的人则听得直拍额头。
  「少年仔,你这种告白能把到老婆才有鬼啦!」福伯听不下去了。「厚!哪
有人告白还提别的女人的,你找死哦!」
  「嘿啊!嘿啊!」旁人直点头附和。
  安亦尧瞪过去。「吵死了!看戏的给我闭嘴。」妈的,他就在紧张了,旁观
的人吠屁!
  他轻咳一声,俊庞有著不自在。「总之,我爱上你,我也认了啦!甘愿为你
这株小草放弃美丽的花朵,谷恬馨,我是认真的,你就不要再肖想那个叫小安的
小白脸,你这辈子注定是我安亦尧的老婆,你就是只能爱我!」说到最後,他用
命令的了。
  完了,没救了!
  旁边的人听得直摇头,这种告白会有人接受才有鬼!
  「喂!你有什么话要说?要不要爱我?」安亦尧不自在地开口,这可是他第
一次当众跟女人告白。
  谷恬馨没有回话,她怔怔地看著他,发现他的脸有点红,额头微沁著汗,看
著她的目光有著紧张。
  这样的他……一点也不帅,一点也不像她认识的那个恶劣又狂妄的安亦尧。
  可是,这样的他却让她一直都很不安的心慢慢融化了,他在做他不拿手的事,
做他从来不会做的事,但他却为她做了。
  就为了证明他的心,证明他是认真的。
  谷恬馨不禁激动起来,她抿著唇,却看到广场不知何时竟来了好几台连线车,
甚至还有摄影机在拍他们。
  她不由得一愣。
  「这是现场播出,全国都会看到。」安亦尧开口,这些都是他安排的,他就
是打算要在全部的人面前对她告白。
  他要她相信,他是认真的。
  「我想经过这么一播出,我的行情应该也跌停了。」这年头专情男不受欢迎
呀!「所以,谷恬馨,你是要不要爱我啦?」
  「不、要!」两个字,铿锵有力。
  「什么?!」没料到她会拒绝,安亦尧当场变了脸色,尤其看到她很跩的笑
容时,黑眸顿时眯起。
  「这样就想要我爱你,门都没有!」谷恬馨轻哼,态度很跩. 「要追女人不
是用命令的,而是用行动表示,等你追得我满意了,我再考虑要不要爱你。」说
完,她转身跨步离开,唇畔凝著神秘的笑。
  哼!她才不会那么轻易答应他,至少要好好折磨他一些时候,她再考虑要不
要告诉他——其实,她很早很早以前就爱上他了。
  「喂!谷恬馨!」安亦尧丢下麦克风,快步追上她。
  妈的,他就知道这女人难搞,可以想像他以後有的是苦头吃了,他简直是自
找罪受!
  可该死的,谁教他就是爱上她了呢?
               *****
  「你在笑什么?」安亦尧狐疑地看著谷恬馨唇畔谜样的笑容,不知怎地,他
竟有种诡异的感觉。
  「没呀!」谷恬馨扬眸,笑得神秘。
  「哦?」安亦尧挑眉,她脸上的笑容一点也不像没事。「你好像有事情在隐
瞒我?」摸著下巴,他审视著她。
  「神经!」她皱鼻,无聊地瞪他一眼。
  呵!她才不会告诉他。要让他知道这所有的一切,眼前这男人只会更自大。
  她才不会给他这机会,这是她的秘密,她才不会告诉他。
  至少,现在不会。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浪史奇观】1 下一篇:【甜心求求你爱我】2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www.9991yy.com  www.9992yy.com